专栏

廖群:下半年增长关键看消费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廖群

  下半年政府政策应该以促进居民消费为重点, 并根据消费复苏的速度调整政策的力度。防疫措施方面,应在确保疫情不反弹的前提下,放宽以至解除对于居民出外旅行、运动、餐饮、购物、娱乐及聚会等活动的各项限制措施,并做好公共场所的消毒清洁工作以消除人们对于病毒的忧虑和恐惧,为居民消费復苏创造根本条件。

廖群:下半年增长关键看消费

  2季度我国经济增长3.2%,大大好于市场预期。此数据出来前,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措施大部分仍未解除,市场对经济復苏的力度不太乐观,进而对2季度经济增长的预测大部分在2.5%以下。所以3.2%的实际数据出来后,市场普遍受到鼓舞,各机构纷纷上调今年的增长预测。

  2季度大大好于预期的主要原因,一是出口增长转正至0.5%,很多人没有想到。1季度出口大跌12.8%,考虑到我国疫情于2月下旬开始爆發,大家都认为可以理解。而大部分国家的疫情爆发是在2季度,所以很多人判断2季度我国的出口会更大幅度地下降。但是,一方面得益于我国口罩、呼吸机等抗疫医疗产品出口在疫情下大增,另一方面受惠于我国主要出口市场之一的东盟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2季度出口增长转正。令人鼓舞的是, 今年对东盟出口强劲增长,使得东盟成为了我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二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从1季度的-16.1%陡然反弹至9.7%,更超出市场预期。其实,近年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持续放缓,去年已低至5.4%,今年製造业投资增长也仍然疲弱。但2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增长迅速反弹至14.3%, 房地产投资也继续强劲增长11.5%,致使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接近双位数。

  鉴于疫情,中央政府今年没有设定年度增长目标,但多次表示有信心全年经济实现正增长。由于上半年负增长1.6%,下半年只要增长1.2%以上,全年就可正增长。从目前情况来看,如果下半年没有突發事件,1.2%以上的增长应该没有问题, 所以政府的信心是有根据的,全年正增长能够实现。但正增长是最低目标,目前市场对于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测很多在2.5%左右。若要实现这一全年增长,下半年的增长速度须达6%。这就要求下半年的增速比2季度大大加快。

  那么问题是,下半年的增速能够大大加快至6%吗?

  让我们根据支出法来分析所谓三驾马车的行进速度。首先看出口增长速度。下半年出口增长在2季度的基础上加速是有可能的,但要大大加速则难以指望。2季度的两个推动因素,即抗疫医疗产品和东盟的强劲出口需求都可望进一步增强,但增强的空间不可能像2季度那麽大。抗疫医疗产品方面,各国都在加快生产以尽量自给,对我国的依赖度将有所减小。东盟需求方面,各国疫情的影响在增加,经济复苏力度并不强,对我国产品需求进一步上升的空间已经不大。加之美国疫情更差于预期,且中美冲突加剧,我国对美出口将进一步下滑。因而预计下半年出口增长在2%左右。

  接下来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三大投资板块来看,2季度整体投资强劲增长9.7%主要得益于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双位数增长,而製造业投资仅增长1.8%。受制于产能过剩的结构性问题, 加之疫情威胁仍在,制造业投资增长难以指望反弹至5%以上。那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的增长下半年还有进一步加速的空间吗?应该还有,但也不会太大。中央政府未设今年增长目标的一个考虑是不想搞大水满灌,财政政策方面不想增加太多的债务负担,因而在推进基础设施投资方面会有所节制,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速度要超过15%比较困难。房地产投资则在最近政府又反复强调“房住不炒”的形势下也难以再加速至13%以上。因此预计下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 左右。

  再就要看消费增长了。就下半年经济增长6%的要求而言,如果出口和固定资产投资如上所析分别增长2%和10%左右的话,考虑到消费占GDP比重已超55%,消费增长必须在3%以上。这能否达到呢?困难不小。应该看到, 2季度人均消费支出仍大幅下降6%, 社会商品总额则跌4.0%。下半年这两个数据降为升或增长转负为正可以指望,但升幅或增长速度多少是个疑问。

  的确,2季度的增长格局是, 虽经济增长3.2%,但供给增长快于需求增长,需求增长中又是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增长快于消费的增长。这一格局,与人们的观察是一致的。即,疫情基本受控以来,工厂的復工復产速度快于消费者外出花钱的恢復速度。这可以理解。復工復产毕竟有一定的强制性,又关係到饭碗的安全,人们犹豫不多,而对于外出消费,纯粹出于自愿,没有外部压力,也无钱花不出去就作废的担忧,大多数人仍在等待疫情的进一步改善才愿转为正常。目前是如此,下半年也仍将在一定程度上是如此,程度则取决于疫情的进一步走势。下半年,我国本土疫情应该继续好转,但鉴于前一轮北京和最近新疆、辽宁的集体感染情况,也难言完全平息,所以政府的抗疫措施不会完全解除,消费者的警戒心理仍将存在。而且,全球很多国家的疫情仍在高峰甚至冲高,对我国消费者的心理影响不能忽视,将进一步加深人们的警戒心理。有鉴于此,下半年消费能够復苏到甚麽程度不确定性很大,是经济復苏力度的关键。若能如愿復苏至增长3%以上的话,则经济下半年增长6%,全年增长2.5%的预测就能兑现,否则此预测将失准。

  因此,下半年政府政策应该以促进居民消费为重点, 并根据消费复苏的速度调整政策的力度。防疫措施方面,应在确保疫情不反弹的前提下,放宽以至解除对于居民出外旅行、运动、餐饮、购物、娱乐及聚会等活动的各项限制措施,并做好公共场所的消毒清洁工作以消除人们对于病毒的忧虑和恐惧,为居民消费復苏创造根本条件。宏观经济政策方面,应着眼于鼓励居民消费,为此货币和财政政策都应该向居民方向倾斜,定向地帮助那些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和消费倾向最高的群体。前者包括失业人士和收入高度依赖于当天或短期营业的人士,后者以年轻的高消费人群为主。帮助前者的方法为直接的财政资助和金融优惠,帮助后者则需依靠间接性的消费政策,如财政补贴商户以促使其以折扣价销售、根据消费金额赠送消费券、免费外卖送货和提高服务质量,以及根据消费發票抵扣个人所得税等。

  (本文作者介绍: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