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

勒泰集团17亿港元债务逾期 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原标题:危局!“商业地产巨头”17亿港元债务逾期,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来源:小债看市

  起家于河北的商业资产运营商勒泰集团,2019年底以来已有多笔债务逾期,近日其因17亿港元贷款逾期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01、被申请清盘偿债

  近日,勒泰集团(00112.HK)公告称,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对其进行清盘以偿债的呈请,将于10月28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法庭聆讯。

勒泰集团17亿港元债务逾期 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勒泰集团公告

  据悉,今年7月勒泰集团收到银行法定要求偿债书,要求其于偿债书送达后三星期内向银行支付近17亿港元本息。后在勒泰集团无力支付的情况下,8月3日银行请求法院对其进行清盘以偿债。

  勒泰集团需要支付的本息包括:贷款约14.25亿港元,利息及拖欠利息总额约2.59亿港元; 及自2020年7月3日起至全额支付的违约利息每日46.35万港元,以及与贷款违约相关的所有其他成本和费用约990万港元。

  实际上,上述贷款已逾期近一年。

  2019年9月6日,银行就向香港特区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勒泰集团偿还贷款、相关利息及费用和支出,合计约15.4亿港元。该笔贷款的借款方为勒泰集团全资附属公司勒泰商业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勒泰集团唯一一次债务逾期,今年以来其已发生多笔逾期事件,勒泰的债务危机已经全面爆发。

  今年1月,勒泰集团一笔总额为1亿港元的票据偿还逾期,与票据持有人磋商展期未果后,票据持有人提出为针对该债项提供位于国内的物业作为抵押品。

  4月24日,勒泰集团又收到来自华融全资附属公司FSL的法定要求偿债书,要求其偿还优先票据债务项下未偿还金额合共约4.38亿港元。

  《小债看市》统计,截至2019年末勒泰集团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17亿元,已经深陷流动性危机,可以说其已经基本丧失偿债能力。

  勒泰集团表示,考虑到潜在清盘令对股份转让及发行公司股份的影响,其正寻求法律意见向法院申请认可令。勒泰集团将与呈请人磋商,寻求友好解决呈请。同时呈请将于2020年10月28日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法庭聆讯。

  02、债务危机

  据官网介绍,勒泰集团是中国勒泰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业务涵盖商业不动产资产管理与运营、金融管理以及零售投资等相关多元化板块。 

  母公司中国勒泰集团是集商业地产开发、商业物业运营为一体的大型商业资产运营商,2017、2018连续两年入围中国商业地产TOP100榜单,2017年成功发行境内首单不依赖主体评级REITs产品「勒泰一号」。

勒泰集团17亿港元债务逾期 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勒泰集团官网

  2019年,由于投资物业公允价值收益增幅的减少,勒泰集团业绩大幅下滑八成。

  去年,勒泰集团实现营业收入9.15亿元,同比下滑62.02%;实现归母净利润1.37亿元,同比下滑80.74%。

勒泰集团17亿港元债务逾期 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盈利能力

  截至2019年末,勒泰集团总资产为240.95亿元,总负债185.45亿元,净资产55.5亿元,资产负债率77%。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以来勒泰集团财务杠杆水平不断攀升,甚至在2016年该指标高达96.92%,近年来虽有所下降但仍在高位。

  《小债看市》分析债务结构发现,勒泰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为58%。

  截至2019年末,勒泰集团有流动负债107.94亿元,主要为短期借贷57.74亿元,应付款项32.38亿元。

  相较于短期负债,勒泰集团流动性已近干涸。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17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02,短期偿债风险巨大。

  值得注意的是,勒泰集团的现金流常年不足,而近年来其短期借款规模迅速上升,因此现金与短债间资金缺口越拉越大,偿债风险也随之放大。

  在负债方面,勒泰集团还有非流动负债77.51亿元,主要为长期借贷47.65亿元,其整体有息负债规模超百亿,带息负债比为57%。

  在常年流动性紧张情况下,勒泰集团偿债资金来源主要依赖于对外融资。而近两年由于融资渠道收紧,其筹资性现金流已经连续两年净流出。

  没有外部资金输血,早已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勒泰集团,面对到期债务只能一拖再拖。

  今年以来,勒泰集团诉讼纠纷不断,4月和7月其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传票,均因借款合同纠纷被华商银行深圳分行告上法庭。

勒泰集团17亿港元债务逾期 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法院公告

  为化解危机,勒泰集团曾抛出债转股方案。

  今年4月20日,勒泰集团公布正与中铁城建商讨订立潜在债转股协议,通过将合共约3.9亿元的工程款债务资本化,将悉数及最终偿付该笔工程款债务,而中铁城建有权委派一名人士作为该公司董事。

  不过,勒泰集团的债务“沉疴”,不是一时半会能轻易解决的。

  总得来看,近年来勒泰集团负债高企,尤其是短期负债快速增长,而其账上现金却十分有限,这其中蕴藏巨大偿债风险;在2019年业绩骤降和融资收紧之下,其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03、千亿计划

  从河北起家的勒泰集团,是一家以商业地产开发、商业物业运营为主的商业资产运营商。而在涉足商业领域之前,其起步于零售业。

  1998年,杨龙飞首次将仓储式超市业态引入华北区域,创立“保龙仓”品牌,推动了中国北部城市商业变革。

勒泰集团17亿港元债务逾期 被银行申请清盘偿债

  勒泰集团董事会主席杨龙飞

  2009年,“保龙仓”在河北、山东等区域零售门店超过12家,保龙仓品牌以价值32.96亿元进入中国品牌500强。

  次年,“保龙仓”与家乐福“联姻”,共同扩展中国北部区域零售市场,开创家乐福有史以来唯一双品牌运作的战略合作模式。

  而在零售领域大步发展的同时,2001年杨龙飞将主战场转移到商业地产的开发,成立了大型商业地产开发及运营集团——中国勒泰商业地产集团。

  2011年3月,勒泰集团与河北省11个地市签约超过30个城市综合体项目,大力发展商业地产。

  2013年,勒泰集团通过借壳至祥置业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此后勒泰的投资步伐明显加快,除了在国内布局投资综合体外,杨龙飞还将触角伸到了海外。

  而当一系列以“勒泰”命名的城市综合体在中国华北、华东区域,以及美国、加拿大等海外地区落地之时,杨龙飞也被盛赞具有远见卓识。

  彼时,勒泰提出了千亿计划,但是巨额投资背后,无疑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仅在河北,石家庄勒泰中心投资53亿元,唐山勒泰中心投资80亿元,邯郸勒泰城投资50亿元,共计183亿元。

  《小债看市》统计,2014年以来勒泰集团投资性现金流合计流出近40亿,而为了融资筹资性现金流净流入近35亿。

  对于打造商业综合体,勒泰集团有着自己的态度。杨龙飞首创并坚持“一城、一景、一地标”的独特发展模式,力求打造出与城市经济发展和规划相符的差异化城市综合体,错位经营。

  而随着一系列大手笔的对外投资,低周转的开发节奏、持有型商业的重资本以及对自身商业兑现能力的高估,勒泰集团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最终陷入危机不可自拔。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李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