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

一线调研日志:2020年黑龙江大豆、玉米长势较好


一线调研日志:2020年黑龙江大豆、玉米长势较好

  原标题:一线调研日志:2020年黑龙江大豆玉米长势较好

  来源:期货日报 

  8月2—8日,南华期货组织黑龙江省农业投资集团、九三粮油工业集团、黑龙江象屿农业物产有限公司、横华农业和黑龙江省大豆协会等知名产业企业与机构等,对2020年黑龙江省大豆、玉米市场形势进行了调研。期货日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士。

  天气因素影响不大

  3月中旬以来,国内大豆、玉米期现货价格持续走高。其中,国产大豆期货主力合约价格累计涨幅达到1000元/吨,部分地区玉米现货价格则涨到了2600元/吨以上,累计涨幅在900元/吨左右。受此带动,今年新麦价格同步走高。

  东北是我国的重要粮仓,特别是黑龙江省为国内大豆、玉米的主产地之一,其中大豆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45%,玉米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20%,粳米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40%。

  新季黑龙江省农业种植结构调整、种植成本高低、产区天气与作物长势及市场需求变动,特别是涉农产业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如何利用期货、期权工具规避市场风险,对东北地区乃至全国粮油市场均具有重要影响。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秘书长刘群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7、8月是大豆、玉米的关键生长期。7月全省平均气温偏高,日照充足,有效补偿了前期温度偏低的影响,利于大豆、玉米生长。但是,降水偏少造成局部地区出现旱情,对玉米抽雄不利,也造成大豆落花、落荚。8月上旬,旱区降水,土壤失墒得到较好的改善。

  据了解,7月黑龙江省平均气温23.3℃,比历年同期偏高1.5℃,比去年同期偏高1.2℃。全省平均降水量77毫米,比历年同期偏少四成,比去年同期偏少六成。全省平均日照时数355小时,比历年同期偏多126小时,比去年同期偏多145小时。

一线调研日志:2020年黑龙江大豆、玉米长势较好

  目前,玉米处于吐丝期,大豆处于结荚期,大豆、玉米长势较好,生长情况接近正常年份。

  另据黑龙江省气象科学研究所预测,8月气象条件对农业生产利弊兼有,未来气象条件对补充土壤水分比较有利,适宜作物快速生长。但由于降水偏多,不利于低洼地块排涝散墒。应重点关注强对流、暴雨可能引发的农田内涝对作物生长发育造成的不利影响。建议农民及时查田、及时排涝,同时注意预防病虫害。

  大豆面积增玉米减

  仔细阅读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可以发现,针对大豆这个品种不再直接提出“扩大种植面积”,而是改成“加大高产品种”和“玉米、大豆间作农艺”的推广。这意味着2020年国产大豆亩产有望再上一个新台阶。

  从扩大种植面积到提高亩产水平,这一变化的根源在于我国耕地资源有限,单纯靠大幅度增加种植面积来提高大豆产量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当前,大豆种植试验田比较多,培育的品种多达160余个,旨在培育高产、高蛋白的稳定性强的大豆品种。”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会长唐启军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今年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继续攀升。一是2019/2020年度大豆的种植效益高于玉米,使得农户种植大豆的积极性普遍提高。二是2020/2021年度国家给予大豆的补贴继续高于玉米,每亩多200元。

  从调研情况来看,黑龙江西部各地大豆种植面积增加幅度在10%—30%,平均增幅在20%左右。2018年、2019年黑龙江连续两年受灾,大豆单产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今年大豆单产有望恢复到正常年景的水平。预估普通农户种植的大豆单产在240—300斤/亩,农场单产达到300—400斤/亩。

  “受疫情影响,国家粮食安全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今年政策方面‘稳’字当先,玉米要稳面积、稳产量。”唐启军说,不过从黑龙江省玉米种植面积分析,由于大豆种植面积增加,挤占了部分玉米的种植面积,预计玉米种植面积减少15%左右;预估普通农户种植的玉米单产在1000—1400斤/亩(潮粮),农场的玉米单产在1400—1600斤/亩(潮粮)。

  二者收益基本持平

  “大豆、玉米的种植成本主要包括地租、种子、化肥、农药、人工和机耕费等。”刘群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从调研情况来看,今年地租基本和去年持平,为6000—8000元/公顷。除了种子价格上涨以外,其他成本均变化不大。测算下来,今年大豆种植成本在10000元/公顷左右,玉米种植成本在12000元/公顷左右。

  预计全省大豆、玉米的种植效益基本持平,二者的种植结构调整趋于稳定。据刘群栋介绍,农户自种大豆每亩投入成本210元,按平均单产300斤,每斤2元计算,每亩收入600元,每亩效益390元,再加上每亩补贴255元(假设仍按照去年标准),每亩总收益645元。如果租地种植,扣除每亩租地费468元,每亩总收益177元。农户自种玉米每亩投入成本330元,按平均单产1300斤,每斤0.75元计算,每亩产出975元,每亩效益645元,再加上每亩补贴30元(假设仍按照去年标准),每亩总收益675元。如果租地种植,扣除每亩租地费468元,每亩总收益207元。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仍按照去年的补贴标准计算,今年种植大豆的收益要低于玉米30元/亩。在种植大豆补贴高于玉米200元/亩的前提下,若大豆补贴略微下调、玉米补贴略微上调,今年大豆和玉米的种植效益几乎相同。

  另据记者了解,近年来由于优良品种的推广力度较大,黑龙江省大豆、玉米品质进一步提高,新季的质量预期较好。目前,黑龙江省以种植高蛋白大豆为主,大豆蛋白普遍在39以上,蛋白达到42和43的也十分常见。而玉米的容重多在680—700克。

  农户惜售心理加重

  “据我们调研,当前全省农户手中基本没有剩余的大豆、玉米,贸易商手中余粮数量也较为有限,大豆和玉米市场的主要供应来源是库存粮抛售。”刘群栋说,截至目前,有关机构已竞价销售了大量临储玉米、国储大豆及一次性储备玉米等政策性库存粮油,且已进入出库高峰期,估计对市场价格影响较大。

  期货日报记者在与调研人员沟通时了解到,2019/2020年度农户售粮较为积极,新粮收获后不久即出售完毕,没有享受到后期价格上涨的“红利”。针对新季大豆、玉米价格,农户出售大豆的心理底价预期在2元/斤,如果达不到这个价格,农户不会大规模出售。去年玉米开秤价在0.62元/斤左右,市场对新季玉米价格继续看好,预计今年开秤价会普遍上调,为0.75—0.8元/斤。

  那么,产业企业如何看待市场呢?

  众合农业合作社的业务负责人认为,今年玉米种植面积虽然有所减少,但产量不会受到影响。玉米价格虽然整体向好,但已进入高价区间,再度大幅上涨的难度很大。预计新季玉米收获后农民会因看好玉米后市而持粮待涨。为了规避价格波动风险,他建议种粮大户及贸易商等在秋收后要利用期货平台进行一部分套保(产量的一半左右)操作,另留一半风险敞口,同时在出售玉米时要注意与农户集中卖粮的时间错开。

  “预估讷河地区大豆种植面积较去年增加30%,今年是一个丰收年。”春晖贸易有限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由于看好大豆价格,新季大豆上市后农民普遍会存在惜售心理,预计今年大豆开秤价不会低于2元/斤。目前当地塔豆价格为2.65元/斤,基层余粮不多。

  “孙吴地区大豆种植面积增加约30%,因7月降雨量不足,局部地区出现旱情,影响作物生长,预计今年或小幅减产,但质量较好,秋季大豆开秤价不低于2.15元/斤。”森达豆业相关部门负责人说,从当前大豆价格走势分析,新豆上市后,农民惜售心理较重,预计多数农户将囤豆。

  赵光农场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看好玉米、大豆价格。预估今年玉米整体收成好于去年,玉米开秤价在0.7元/斤左右。农场销售大豆主要采用订单模式,这样可以提前锁定利润,预计后期大豆价格还会上涨,开秤价预计在2元/斤以上。

  中坤粮油有限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如果新豆开秤价在2元/斤以下,公司初步计划采购数量为总量的40%—60%。若开秤价高于2元/斤,则公司所面临的贸易风险比较大,将谨慎采购。

  据五大连池农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地农民看好今年玉米、大豆价格。农民普遍认为玉米开秤价在0.75元/斤左右,大豆开秤价不会低于2元/斤。目前,当地玉米、大豆长势较好,今年应该是个丰收年,农民对今年的粮食销售收入期望较大。

  北安象屿农业物产有限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认为,玉米开秤价不会低于0.7元/斤,若后期玉米进口不多,预计开秤价能达到0.8元/斤。另外,预计农户惜售心理较重。

  “我们发现市场各方对新季大豆和玉米价格的看法比较统一。”刘群栋说,2019/2020年度黑龙江大豆明显减产,市场出现缺口,价格持续大涨,但是,农户售粮较早,没有享受到价格上涨带来的收益。因此,新季农户惜售心理较重,预计开秤价格在2元/斤。不过,由于今年种植面积增加,叠加单产提高,总产量势必增长。与此同时,大豆下游需求较为稳定,供应或偏宽松。另外,如果今年继续维持往年的轮换量,那么大豆市场后期的供应压力将不容小视。

  刘群栋分析,今年玉米种植面积下降,但是单产提高,总产预计小幅下降。需求方面,随着生猪存栏的恢复,叠加深加工需求的稳定增加,玉米市场产需缺口将继续存在,价格看好。但是,玉米价格一旦涨幅过高,价格优势将不复存在,小麦和水稻的替代效应将开始显现。此外,今年是临储玉米“收官之年”,5600万吨库存玉米将供应市场,结转库存预计在3000万吨以上,这将增加新季玉米供应。因此,虽然市场整体看好新季玉米价格,但预计涨幅有限。

  唐启军表示,此次调研最大的收获是:他们发现当前大豆和玉米产业企业参与期货的积极性明显提升,有80%—90%的产业企业都在尝试利用期货工具来稳定企业经营。

  例如,众合农业合作社虽然表示秋收后要积极卖玉米,但由于看好后市,计划进行买入保值操作来建立虚拟库存。北安象屿公司为农户提供了二次点价机会,同时为了规避价格上涨风险,积极利用期货和期权工具来对冲。其他如中间环节的贸易企业,在进行现货贸易的同时,还关注期货价格走势。

责任编辑:张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