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

以色列阿联酋“冰释前嫌” 能否打开中东和平大门?


以色列阿联酋“冰释前嫌” 能否打开中东和平大门?

  原标题:以色列阿联酋“冰释前嫌” 能否打开中东和平大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李绍先认为,不应该把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的意义看得太重要。“在1979年和1994年埃及和约旦已先后与以色列建交,二十多年三十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恐怕很少有埃及人愿意到以色列去,更很少有以色列人敢...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和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3日达成协议,同意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如果两国正式建交,阿联酋将成为继埃及和约旦之后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联系的阿拉伯国家。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内塔尼亚胡和穆罕默德将在三周内来华盛顿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他在推文中称这是“一个真正的历史性时刻”,并预言会有更多阿拉伯国家效仿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这项协议“是世界两个最前瞻、科技最先进的国家之间的卓越成就,体现两国对地区经济整合的共同愿景”。

  在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之前,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电话服务8月16日开通,两国外交部长在当天的通话中表示,他们两人“将很快会晤”。这是以色列与阿联酋自1971年以来首次实现通话。目前两国之间已可以直接拨打固定电话和手机。

  以色列通信部16日发表声明说,阿联酋的电信运营商已取消对以色列电话号段的呼叫限制。以色列通信部长亨德尔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对阿联酋取消限制“表示祝贺”,并表示“这些建立信任的步骤是朝着增进国家利益迈出的重要一步”。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不是意外,过去一年多来,两国一直在秘密谈判,背后的推动力量是美国,具体操盘手是特朗普女婿、白宫顾问库什纳。实际上,去年就传出过两国将建交的消息,现在“台面下的婚姻”领证公开了。

  李绍先指出,这个协议虽是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但实际上是美、以、阿三方协议,没有特朗普政府的强力推动是不可能达成的。

  谈及协议带来的好处,李绍先分析认为,以色列是协议的最大赢家,在阿拉伯“堡垒”海湾地区实现了外交突破,不能不说是“令人激动的时刻”(内塔尼亚胡语);阿联酋国小民寡,但被特朗普政府视为中东盟友中的重要角色,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更是美国中东盟友中的“灵魂人物”,此次协议使其地位更加夯实。

  美国也从牵线搭桥中获得了好处。李绍先指出,特朗普就任以来外交上乏善可陈,在选情危急的当下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外交突破无异于一个“硕果”,难怪总统的亲信公开称特朗普应该因此获诺贝尔和平奖,而且这个消息也确实是特朗普力推而各方均不看好的“世纪协议”的重大进展。

  中东和平大门能否就此开启?

  美、以、阿三方联合发表的声明说,以色列将集中精力拓展与其他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关系,将暂停在美国“中东和平新计划”下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实施主权”。内塔尼亚胡在电视讲话中宣布,在美国的斡旋下,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了“全面和正式”的和平协议。不过,他也表示对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实施主权”的计划不会改变。

  但李绍先认为,这个协议并不会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会打开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全面关系的大门,也不会带来中东和平新时代。他指出,这次的外交破冰是以以色列停止吞并约旦河西岸领土为前提,但这很有可能只是幌子,因为以色列声称“只是暂停”,内塔尼亚胡说具体吞并方案就放在办公桌上。

  “可以预期,今年11月美国大选投票前以色列多半将采取行动实施吞并。在这样的背景下,很难想象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会有‘新时代’。”李绍先指出,长期以来,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最大的障碍是巴勒斯坦问题,这也是阿联酋与以色列长期谈判难以公开的原因所在。

  对于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达成的和平协议,各方表态不一。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表示,欢迎以色列在与阿联酋达成的协议中同意暂停吞并巴勒斯坦土地计划,希望该协议将为巴以领导人重开谈判创造机会,从而实现“两国方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4日表示,中方乐见有助于缓和中东地区国家紧张关系、促进地区和平稳定的举措,希望有关方采取切实行动,推动巴勒斯坦问题早日重回平等对话、谈判的轨道。中方将继续坚定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和独立建国事业。

  然而,巴勒斯坦领导层表示坚决不接受并谴责这份三边协议。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巴勒斯坦领导人将这一举措视为企图破坏阿拉伯和平倡议和阿盟的决定,这一举措也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侵略。”

  除巴勒斯坦之外,伊朗和土耳其也强烈谴责了这份协议。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它无视巴勒斯坦人民的意志,威胁可能召回其驻阿布扎比大使。伊朗总统鲁哈尼警告阿联酋,不要让以色列的力量进入该地区,这种情况一旦发生,伊朗将用不同以往的方式来应对。

  阿联酋外交国务部长加尔加什15日表示,阿联酋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并非是为了对抗伊朗。“这完全不是为了结成某种组织来对抗伊朗。”他说,“我们与伊朗的关系非常复杂。我们有自己的关切,同时我们也感到应该通过外交手段和缓解(紧张局势)来解决这些问题。”

  李绍先认为,不应该把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的意义看得太重要。“在1979年和1994年埃及和约旦已先后与以色列建交,二十多年三十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恐怕很少有埃及人愿意到以色列去,更很少有以色列人敢去埃及。所以,人们把埃以和约以的和平称为‘冷和平’,也是‘领导人间的和平’。”他说,“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当阿拉伯民众与以色列民众相互接受、相互认可的时候,阿以间真正的和平才能到来。”

  接下来,以色列能否以阿联酋为突破口同更多阿拉伯或伊斯兰国家建交将是最大看点。库什纳14日表示,“以此为开端,我们期望看到更多国家开始跟随”。以色列情报部长科恩16日表示,巴林和阿曼可能是继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后又一批与以色列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海湾国家。另外,在非洲的伊斯兰国家中,苏丹可能首先与以色列建交。

  未来数周将签署多项协议

  三方联合发表的声明说,以阿两国将在未来数周签署协议,涉及投资、旅游、直航、安全、电信、技术、能源、卫生、文化、环境、互设使馆等方面。

  据阿联酋国家通讯社15日报道,阿联酋APEX国家投资公司宣布与以色列TeraGroup公司就研发新冠疫苗签署了一项战略商业协议,包括一项测试设备。双方在声明中表示,双方将立即扩大和加速在新冠疫苗开发方面的合作。

  阿方公司首席执行官萨迪夫在阿布扎比的签约仪式上说:“这笔交易被认为是开创阿联酋和以色列工商界之间贸易、经济和有效伙伴关系的第一项业务,将通过加强对新冠病毒的研究为人类造福。”

  据悉,TeraGroup的生物安全性测试在全球多地进行,包括位于阿布扎比的阿联酋野战医院,并计划将测试范围扩大到整个阿联酋。

  阿联酋曾在6月表示,两家阿联酋私营公司和两家以色列公司将在医疗项目上合作,包括与抗击新冠疫情有关的项目。以色列两家国营国防承包商7月宣布与总部位于阿布扎比的科技公司Group 42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开发有助于抗击新冠病毒的技术。

  除此之外,能源合作将是最大看点。与油气资源丰富的阿联酋“和好”,可能会让以色列在油气供应方面获得不少好处,缺乏足够的能源安全一直是以色列的致命弱点。

  根据联合声明,阿联酋有望成为向以色列正式供应原油的第一个阿拉伯石油生产国。当前,以色列在海法的巴赞炼油厂和在南部的阿什杜德炼油厂不得不从域外地区分别采购20万桶/日和9万桶/日的原油,主要来自俄罗斯和西非。

  不过,耶路撒冷战略与安全研究所的埃曼纽尔·纳冯(Emmanuel Navon)认为,以色列之所以要同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最主要的诉求并非能源安全,而是为了争取对抗伊朗和土耳其的盟友。

  “以色列实际上没有石油的问题。目前,我们有足够的供应,尽管很难知道供应商是谁以及向以色列出售多少原油……不过,如果阿联酋也能向我们供应石油,这没有什么不好。从海湾地区进口,距离更短,可以降低成本。”纳冯说。

  除了与宿敌伊朗的关系不见改善,以色列与土耳其的关系也在发生恶化。

  今年1月,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就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项目签署合作协议,旨在将以色列和塞浦路斯近海的列维坦天然气田出产的天然气途经希腊、意大利输送入欧洲。列维坦气田于2019年末开始开采,预计拥有5350亿立方米天然气和3410万桶凝析油的油气储量。一旦建成,该项目每年可输送天然气100亿立方米。

  然而,土耳其认为自己拥有在地中海东部重要海域开采天然气的权力,并在去年11月与利比亚签署地中海“海事管辖权”谅解备忘录,划设专属经济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关联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开采权。近期,土耳其多次派勘探船在与希腊和塞浦路斯有争议的海域作业,导致东地中海地区对峙不断升级。

  在以色列和阿联酋宣布历史性协议之前,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公司7月20日宣布,将以全股票交易方式收购油气生产商来宝能源公司,打破了西方投资者无法同时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同时拥有资产的惯例。

  总部位于美国休斯敦的来宝能源公司是一家独立油气生产商,在美国和海外均有业务。收购后,雪佛龙将获得来宝在以色列沿海的列维坦天然气田,由此成为第一个进入以色列的原油巨头。

  美国能源情报集团称,雪佛龙将接管22万亿立方英尺列维坦气田和11万亿立方英尺塔马尔气田的运营。它还接手一个向埃及出口200 百万立方英尺/日列维坦天然气的生产系统,如果成功实施发展计划,产量可能会急剧上升。

  不过,美国能源情报署分析认为,雪佛龙的这项交易也不是没有风险的,可能会“得罪”在2017与阿联酋切断外交关系的卡塔尔。卡塔尔石油公司正在推进一项全球最大规模的液化天然气扩张计划,并已将六家国际石油公司列入了该项目第一阶段至多可持有30%股份的候选名单,其中包括雪佛龙公司。

  (作者:郑青亭 )

责任编辑:张瑶